跟法國十八相送的第三站

第三站:Avignon亞維儂

這一站三天兩夜,參訪南隆河藝術城亞維儂市區外的兩個衛星產區:教皇新堡Châteauneuf du Pape和聖雷米普羅旺斯Saint Rémy de Provence

先從教皇新堡區我最愛的酒莊,“Château Rayas” 逛起吧。帶各位神遊我心愛的酒莊之前先簡單介少一下酒莊的家族樹(family tree)。

Rayas, Fonsalette, Des Tours三個酒莊是同屬一個家族的事業,故起起源於1880年,Albert ReynaudEmmanuel Reynaud的曾祖父)建立了Château Rayas,之後,Louis Reynaud,也就是Emmanuel的爺爺先後於19351945買下了Château Des Tours Château Fonsalette,將Château Des Tours 交給BernardChâteau Rayas Fonsalette則由叔叔Jacques繼承,在他過世後,三個酒莊現在都歸到Emmanuel手中。在Château Rayas酒莊釀的酒有PignanFonsalettePialadeChâteau Des Tours出產的酒有Côtes du Rhône, Vacquéras, 以及Domaine Des Tours(含向其他酒農收購的葡萄釀製)

IMG_8714

停好車,下來看看那些樣子可愛也很好與其他酒莊區別形狀的葡萄藤。佇在田邊的民宅外還有雞走來走去的。我心裡既期望遇到什麼人能夠有機會讓我進酒窖看看,又想著還是抱持平常心,能再度踏上這的土地已經很感動了。最後遇到很nice的工人,問我要找誰,他說:「阿,真可惜,莊主今天不會過來這,但他明天早上會在喔!」不巧,我明早也跟另一個心頭肉酒莊有約啊老天真愛開玩笑!但我願意趕趕看!

IMG_7391

然後那位先生想出一個辦法,他說隔天早上莊主來的時候他會給我「諜報」,我就趕快殺回來。好主意,為了這份感激我拚了!滿懷感謝的準備離開,此時腦中浮現一個念頭,時間還早,何不去Château Des Tours走走呢?同一釀酒師的酒款中,(價格)最平易近人,盲飲起來也隱藏不住E. Reynaud的風格有機會嚐到Des Tours有點年紀的酒時,會往他其他級別的酒猜去,如果說Rayas是成人,Des Tours就是他少年時期的樣子吧?風骨如出一徹! 酒莊在Sarrian,二話不說,走吧!

於是故事出現了意想不到的發展

循著GPS找到了Château Des Tours的大門口,入門正對著酒窖的建築物的左手邊,樹下,三個男人,老中青三代正在一張石桌上對著看似工程設計的圖表在討論著,心裡想說開進去會不會太冒昧,但門外小路也不適合停車,只好小心翼翼地開進去,詢問是否可以暫停一下,中年先生酷酷但又很直爽的說:「右邊的車庫空位妳隨便停一個吧,停好不要擋到別人就好」。

IMG_7383

下了車,簡單自我介紹並虛心的為自己的熱情冒昧來到酒莊朝聖,沒有任何目的只為了完成回國前的心愛酒莊回顧之旅,Emmanuel Reynaud先生的酒莊是我無論如何必來的一站。中年先生說:「你好,我就是Emmanuel Reynaud。」我幾乎要尖叫了,同時又對自己沒有第一眼認出來感到慚愧,那麼幾乎可以確定,老先生就是他的爸爸Bernard,非常慈眉善目,沒有Emmanuel的斯文和嚴肅感,據熟識他們的朋友說,Emmanuel個性直率到古怪,不只只接見熟識的人,還不得踩到他的底線,跟他來往,要清楚知道並遵守「說一即一」不得有例外的原則,有一回另一個相識多年的朋友與合作對象,在約訪的時間臨時多帶了一位訪客(同事熱愛並熟知此酒莊重要的客人),結果來年就被剔除在約訪名單上了。關於這個性格獨特的釀酒奇葩的話題,成為了某一晚幾個酒友晚餐後不佔胃的下酒菜

之後,我說自己知道他們在忙,不方便打擾,只想去葡萄園走走,請他們幫我指示路線。年輕人說他正好要送個東西去田裡,要我直接上車跟他一起去,到了,在一個地點放我下車,跟我說明怎麼走可以走完Des Tours的葡萄田,VacquerasCDR的路線,順著這路線走最終就會回到位於有一點坡度的酒莊底下的馬路。我就這樣在將近30度毫無遮蔽的艷陽下,在南隆河教皇新堡隔壁的村莊漫遊了半個下午,陶醉在眼前的風景,近、遠、高、低、前、後、左、右。一草一木,一沙一礫,走著、看著、觸摸、嗅聞,忘記被乾熱中暑的風險(連水都沒帶忘在車上),直到最後是手機快沒電的警示才發現已經傍晚,心想得趕快回酒窖了(酒莊的城堡和酒窖是分開的),不然下班後門關起來我的車被鎖在裡面,真的會糗很大,深怕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而且晚上跟朋友還有約。

IMG_7434

結果就在我回到現實開始,沒有方向感的我,迷,路,了。

試圖找路回到Des Tours酒窖所在的房子,不知道是GPS不靈還是我已經昏了,怎麼走都鬼打牆。接近下午六點,天色轉紅(天要九點以後才會黑)幾經掙扎,怕再來就沒有車經過了,攔下十分鐘內看到的第二輛車問路,小箱型車的駕駛是一個氣質優雅的madame和一位十來歲左右的少女,經過一番對話後,太太發現我的方向感真的很糟,很好心的讓我搭便車,五分鐘後,我終於看到我能認出的路,我說我可以在這裡下車就好了,太太說沒事,要送我到酒窖門口,我堅持說這樣太麻煩他了我不好意思,沒想到下一句話又讓我呆住,她說:「請真的不要在意,因為那就是我們家啊。我是Madame Reynaud(微笑)。」傻人有傻福的震撼!!!老天真的太愛讓我的心情做雲霄飛車了,這樣叫我怎麼停止追酒(莊)之旅啊~~~

IMG_566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