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葡萄酒的世界博大精深,有的人認為,品飲葡萄酒的最高境界就是品嚐列級酒,這點我認同,也會嚮往,好東西自有它好的道理。台灣是葡萄酒進口國,大家都有個共識:「進口品比國產品貴是正常的」,所以要喝就要喝「好一點的」。於是波爾多五大堡、勃根地DRC、香檳Dom Pérignon 讓有錢人趨之若鶩、小資族望塵莫及,但只有喝列級葡萄酒或多人爭搶的品牌酒,才能代表一個人有品味嗎?如果去掉酒標多少人能矇眼喝下說出剛剛喝的是Grand Cru還是某某AOC?

面對新世界酒崛起與熱烈的競爭,法國在產量上無法以量取勝,因為法國是全世界最講究『風土(terroir)』、對葡萄種植與釀造法規最精細且嚴格的國家,沒有一間酒莊例外,而且依法規定“禁止灌溉葡萄園(僅有極少數地區當地政府有權需視情況所需允許有限的灌溉)”,再來就是有些產地因為劃分得極細,有些法國人如果不是某區域的居民,你問他,他會告訴你連聽都沒聽說過!每瓶被販售的葡萄酒,售價從不到五歐到超過五千歐元,從無人知曉的產地到舉世聞名的名園,一律受到法律對消費者的保護,可見法國這個給人印象浪漫不羈的國家,對葡萄酒這個古人傳承的智慧重視之程度,同時這也是法國經濟第一支柱,勝過精品與觀光業在法國的地位呢!正因如此,法國酒才能在面對新世界平均來說「相對」易飲的酒的競爭下,以精益求精的品質與雋永獨特的風格,讓許多忠實酒友無法放棄追隨法國酒–用心發現就處處充滿驚喜的老派經典!

愛酒的你相信對œnologue這個法文字不陌生,英文就是winemaker的意思,œnologue代表的是致力於葡萄種植到釀造研究分析的專家,有些自己本身參與釀酒,有些則是在實驗室幫酒莊的酒質做分析告訴他們品質好壞、或是需要如何改善、協助他們釀造品質與風格兼具的酒,有些退休的釀酒師則成為顧問。其實以前的釀酒師就是農夫,也沒有什麼œnologue這種感覺很科學很威的頭銜,œnologie(釀酒學)是源於希臘文 oînos(酒) λόγος科學、論述)兩個字的結合出「釀酒學」的新詞,而且已經是全世界尊稱釀酒師的通用名詞。1955法國國家釀酒師文憑「DNO(Dipmôme National d’Œnologue)」正式成立和頒布,以最高標準培養出頂尖的釀酒人才,我覺得是代表法國政府領悟到葡萄酒對國家的經濟重要性,而為這個僥倖不得的職業給予以肯定,培養越多人才才能保護法國的葡萄酒在國際上的地位,而他們這個決策真的很明智!

那葡萄酒到底是什麼呢?

是農夫與自然的合作無間,是釀酒師與發酵的葡萄汁的親密對話,是酒香透露出的故事和emotion。

在法國這塊彷彿上天賜予孕育美酒的子宮般的土地上,有許許多多產量少、不具廣大通路與深厚資金,擁有深厚實力卻不譁眾取寵的小酒莊,他們很多可能就座落在舉世聞名的酒莊葡萄田的東/西//北方數~數十公尺、甚至就隔壁幾步路的距離… 超級名園和小酒莊的差別,我想這樣比喻,假如你是名門望族的後代,在你曾曾祖父母的年代他們就請人看好最佳風水寶地買下來就地起家,最好的風水已名土有主,旁邊的風水再怎麼好但就是先天條件弱了一點,在蓋房子的時候需要多留意格局來結截長補短,資本夠的就請個好的建築師來設計,資本薄的只好凡事靠自己,硬著頭皮也得研究一下怎麼蓋房子。葡萄園之間的差異很像如此,如果你沒有名莊得天獨厚的風土、沒有錢請明星釀酒師,對風土、種植與釀造必須自己下很多功夫去學習研究,但只要用心與努力,釀出具有自己風格的酒,並受到肯定,才有意義吧!

不少獨立酒莊的莊主或釀酒師常笑稱自己只是個種田的,校長兼撞鐘,要透徹了解土壤、氣候對葡萄藤生長的影響,從農田到酒窖,從種植到釀造,細心呵護每一個細節,與其說引導,不如說盡人事聽天命,因為葡萄酒是聯繫人類和大自然的最佳媒介,每一滴酒液都彷彿能訴說不同的人生故事,活像各種不同人生的鏡子,也因為這樣,有相同感觸的人就離不開葡萄酒了,因為它又是照妖鏡,又是最忠誠的伴侶。

Lep’titcru,想分享給真心愛酒的朋友,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雖說酒海無涯,學無止盡,Lep’titcru 的精神可能不容易定位,有點叛逆,但絕不難定義,就是抱著最開放的心胸去看、聽、感受、no limit 的分享所看到的,關於天、地、人,與生命緊緊相繫的葡萄酒的天馬行空的一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